近百亿治霾资金都用在哪儿啦?

    发布时间: 2015-12-14 16:42     点击次数:

    新一轮雾霾天来袭,雾霾与段子齐飞的日子还在继续。调侃与自嘲的段子,与义正严辞的评论,也是另一种味道的鸡汤。别闹,雾霾是个严肃的话题,治理雾霾可不是鸡汤、段子和时评就能够解决的。要不,我们从“经济”的打开方式来看看?
    先算一笔经济账:治霾的钱去哪儿了?
    12月8日,北京拉响了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然后北京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包括(1)实行单双号限行,据报道,昨日城区路网高峰车流量下降15%,早高峰监测数据显示,平均车速能达到41公里/小时,比平时提高20%;(2)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课,8万中小学生上网学习。
    但这些只是被动应对雾霾的举措,治理雾霾应当是一场国家级的攻坚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宣誓“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而且从前年开始,中央就开始设立大气污染防治基金,投入多达百亿人民币治霾。
    大家都要问了,这上百亿治霾经费都去哪儿了?凤凰财经连环话告诉你:
     
    雾霾跟gdp有关吗?
    从2014年三月起,“雾霾经济学”开始备受关注。从gdp、cpi和财政赤字等宏观经济数据,到能源、钢铁、房地产、农业等代表着经济神经血管的产业经济,再到天然气、水资源价格等财税政策变革,雾霾正悄无声息地深入中国经济脉络。
    雾霾危害直接或间接地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穆泉和张世秋对2013年1月雾霾事件造成的社会经济损失评估的研究显示,此次雾霾事件,造成全国交通和健康的直接经济损失保守估计约230亿元,民航航班延误直接经济损失为2.7亿元,高速封路导致的收费损失近1.88亿元,雾霾事件导致的急/门诊疾病成本达226亿元。
    另一方面,由于雾霾的产生与中国的产业结构密不可分,治理雾霾、调整产业结构,也会给一些地方带来经济影响:2014年2月21日至2月26日京津冀地区持续6天的重污染天气中,仅石家庄就对共2025家企业进行了关、停、限和压减发电,146座露天矿山和35座地下矿山全部关停,所有的采砂场也全部关停,直接经济损失达到了60.3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曾在演讲中分析与雾霾有关的污染性的经济结构:
     
    1.    污染性的产业结构。这主要是指我国的重工业占经济的比重过高。在大国当中,我国的重工业占比是最高的,而重工业单位产出导致的空气污染为服务业的9倍。
    2.    .污染性的能源结构。这指的是煤炭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中。我国常规煤炭占到能源消费的比例67%,清洁能源占比只有13%,为发达国家占比的1/3到1/4,这是导致雾霾的一个重要因素。给定同样的当量,燃煤产生的空气污染为清洁能源的十倍。
    3.    .污染性的交通运输结构,这里指的是清洁出行的比例和公路出行的比例。我国城市当中地铁出行的比例仅为7%,93%的出行靠公路。给定同样的运输量,私家车出行导致的空气污染是地铁的10倍。
    2014年3月,南方周末记者采访12位经济学者,包括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教授袁钢明、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等在内的5经济学者认为,雾霾治理短期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较大。以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为代表的5位经济学者表示尚需观察。只有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认为,资源环境问题不会影响经济发展。
    除了短期的经济增长问题,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警告,长期来看,环境恶化还会加速中国“人口红利”的消退。此前不少经济学家都将过去30年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归因于“人口红利”的释放。鲁政委说,“关于环境与中国癌症发生率的上升、雾霾与北方人口寿命缩短等研究已不鲜见,环境问题在相当大程度上制约着一个经济体人口预期寿命的长短。”鲁政委说,环境问题未来甚至还可能造成中国日益严峻的养老金支付能力问题。
    一位中央核心部门的领导曾问,“如果把雾霾彻底拿下,中国经济到底会降低多少个百分点?”
    由于普遍缺乏系统的量化分析,目前中国经济学界恐难以对上述领导提出的问题做出确切答复。但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雾霾等环境因素已经越来越多地进入到经济学界的分析框架里。


    地址:青岛经济技术
              开发区六盘山路16号
    客服电话:400 0377 123
    网址:www.huashijie.com.cn